<em id="ohx03"></em>
  • <big id="ohx03"><track id="ohx03"><tr id="ohx03"></tr></track></big>
    1. <noscript id="ohx03"><strike id="ohx03"></strike></noscript>
    2. <meter id="ohx03"><center id="ohx03"></center></meter><noscript id="ohx03"><option id="ohx03"></option></noscript><span id="ohx03"><strike id="ohx03"></strike></span><source id="ohx03"><strike id="ohx03"></strike></source><meter id="ohx03"></meter>
      <blockquote id="ohx03"></blockquote>
      <span id="ohx03"></span>
       蘋果傳媒旗下網站 新會員注冊 登陸 會員中心 繁體中文版 
      首  頁 | 書畫新聞 | 書畫名家 | 名家書畫 | 書畫商城 | 藝術交流 | 書畫專題 | 書畫常識
      會員中心 | 鑒賞點評 | 名家訪談 | 書畫展覽 | 收藏投資 | 藝術人生 | 名家題字 | 書畫服務
      書畫交流 | 談畫論道 | 名家筆會 | 活動掠影 | 民間藝術 | 名家題字
      京東書畫藝術網 > 藝術交流 > 談畫論道
      賈平凹:對字畫繁榮不應沾沾自喜
      舜網-濟南日報 李懷宇 2013-04-05 點擊:4717

        “很多潛規則在各個行業里拉動了字畫一時的繁榮。每個人真正在為自己的精神需求而做收藏時,才是真正繁榮富裕的社會,而且是人的素質提高的一個標志。”
        賈平凹的工作室是一個復式的房子,擺放著數不清的佛像和石雕,一樓會客和寫書,二樓畫畫和寫字。進門是賈平凹的大字“文門”,客廳上掛著“文觀”二字。轉入書房,第一眼是門神像,題字“我家主人在寫書,勿擾”。登上二樓,不免格外留心木板樓梯兩旁擺放的諸多小石像,寫字臺上筆墨紙硯俱全,書架上掛賈平凹的書法,其中一則為:“神在決定與安排著一切,聽受命。”
        每天上午,賈平凹多在寫書,下午則是會客和賣字畫的時間。2012年11月3日下午的采訪中,前后來了三批買書法的人,賈平凹在談笑間揮毫自如,這半天所得也許不少于一個普通作家一年的收入。
        賈平凹并不諱言自己書畫的收入豐厚。“一般作家很清苦,一本書寫上幾年,啥也不干,值不上幾個錢,還不如畫家。像我寫長篇,稿費算是高的,就是啥也不干,三年寫一部長篇,掙幾十萬塊錢,這算好的,大部分作家是寫了還賠錢。但是像繪畫,一般一幅畫幾十萬還不屬于那種大畫家,大畫家的幾百萬。”然而,賈平凹對書畫市場自有看法:“經濟發展以后,書畫市場必然繁榮,但是這種繁榮也是在這個國情下產生的。當外國經濟好的時候,大家都把收藏繪畫作為一種品位的藝術象征,屬于奢侈品投資。中國經濟繁榮以后,也有這種藝術收藏需求,但是更多的情況是送禮。目前這個社會大變,太起伏,必然有很多社會弊病。行賄、受賄,要買通關系、打通好多關節,又不能說送錢,必然只能是送一些奢侈品,這里面自然有一個很大的升值空間,畫就突然發展起來了。如果經濟一下來,幾年后畫家就不行了,這是明顯能看出來的。有時候嚴格來講,字畫也是泡沫,是作為禮品來取得繁榮的,而禮品的背后是這個社會不公平。很多潛規則在各個行業里,在這種情況下,拉動了字畫一時的繁榮。所以,字畫繁榮不應該沾沾自喜,每個人真正在為自己的精神需求而做收藏時,才是真正繁榮、富裕的社會,而且是人的素質提高的一個標志。我覺得現在還不是這種情況。”
        話題的焦點竟都集中在書畫上,一時讓人忘了他是一個小說家。而我們的談話中,賈平凹對文學只是輕輕帶過。“我無意做書畫家。因為我覺得有時功利心太強,反倒做不好。完全按心性,或許還能做出一些東西。如果一心想掙錢,反而還掙不來錢。越想把啥事情干好的,用力太狠,就容易用力用偏了。一個人一生的精力特別有限,干成一件事情就了不得了。”他說,“你看,西安市的好多廣告牌,原來都是房產廣告,現在變成書畫家的廣告。一方面說明經濟在衰退了,商家不做廣告了;一方面說明社會上書畫這么熱,也不正常,而且證明書畫家很浮躁的心理,極力地想把自己推出去。”
        賈平凹自認喜歡寫書。不同于陳忠實一部《白鹿原》定終生,賈平凹每幾年就會出一部長篇小說。賈平凹說:“我覺得寫好了是享受,寫不好或者畫得不好都是一種受罪,都折磨人。寫順了,或者我這幅畫畫好了,或者那幅字寫好了,就能帶來無上的喜悅。愉悅和折磨是同樣的,枯水的時候,弄不下去的時候就不弄了。就等,等來了,必然就產生一些東西。”2013年1月,長篇小說《帶燈》出版,再次成為文壇話題。
        小說、散文、書法、畫畫在生命中的地位,賈平凹如此安放:“寫作當然是我第一位的,因為我寫了幾十年。我是依靠這個活過來的。例如我寫長篇,突然就有一個題材適于寫散文,我就寫成散文。互相有一個思維調節、情緒調節的過程,互相有吸收。寫字、畫畫能調節好多東西,受好多啟發。不可能倒置了,除非覺得我的文學枯竭了,寫不出來了。”
        藝術分類過細則式微
        ●問:余英時先生為《張充和詩書畫選》作的序中說,詩、書、畫在張充和身上融為一體,這是中國文化藝術的一個傳統。其實在中國傳統文人里面,像王維“詩中有畫,畫中有詩”,蘇東坡的書法寫得清雅。你認為這個傳統在現代中國慢慢式微了嗎?
        ●賈:肯定式微,現在社會什么都分得特別細。古代文學沒有分得這么細,現在把小說、散文、詩歌、戲劇都分得特別細。小說里邊又分成工廠題材、林業題材等各種題材,反正哪個行業就叫哪個題材。散文里面有抒情散文或者是散文詩,也分得特別細。社會發展到這個階段,任何一種行業都習慣分細了。拿文人來講,過去琴棋書畫是最基本的東西。但是現在把它全部亂開了,有一些文人名大了把書畫名淹沒掉了,有些是文人書畫名氣大了后把他的文名淹沒了。現在是專業的畫家,專業的書法家,專業的作家。當然有不好之處,純粹從事畫畫或者書法、篆刻,就變成單一的東西,不容易吸納更多的東西了。要么不讀史了,要么不研究更多自然界、生命的東西,就一頭扎進技術層面。任何藝術一旦進入技術層面,都是末路了。
        現在大家對學院派有意見,反過來冷靜想想,學院里就是培養一般性、專業性的人,不是培養多少人才、大家或者大師,因為它是做普通教育,就是最基本的東西。如果在美協或者書協工作,好像就是畫家、書法家一樣,其實不是那么回事。或者你整天在寫字、畫畫,就肯定能夠成為一流的畫家、一流的書法家,那也不可能。職業和事業還是兩碼事。我覺得不管是王維還是蘇東坡的作品,實際上是一個整體表現的一個側面,所以他學養就多,他是以學養為基礎的,現在好多人的學養單一了,就不注意從別的方面來敘述一個東西,沒有一個綜合的東西,這樣就變得比較單薄了,容易做成技術性的東西。
        比如說,我到一些地方參觀一些美術展、書法展,只能看到一樣的字跡、一樣的畫法,都差不多,大家就都在那個技術層面。我覺得這么弄是很殘忍的,藝術又不是工藝,工藝主要講究那“工”的方面。所以,現在更應該接觸一些原創的東西,你可以學一些古人的東西,但是你自己要獨創一些東西。要不大家全是那幾種寫法了,畫也是那幾種畫法。我覺得藝術發展到一定的程度,一定有一個大的突破。國家也是一樣,一旦衰落的時候,必然就有人出來開宗立派,歷史上、文學史上、繪畫史上也是這樣。所謂的大家、大師就是末日、衰敗的時候冒出一兩個人,這一兩個人就成為開宗立派的大師。但是這種現象也不是誰能改變得了的,因為跟整個世風和國風是一體的。就像人病了以后,胳膊也不靈活了,腿也不靈活了,眼睛也不靈活了,牙齒也不靈活了。健康的時候干啥都行。但是,現在不可能再出現王維、蘇東坡。
        ●問:吳冠中先生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人,他的畫價那么高,但是生活非常簡樸。吳冠中晚年講“一百個齊白石抵不上一個魯迅”。表達他對這個時代的心聲,你是怎么看這句話?
        ●賈:我看過吳冠中的一些文章,他的散文寫得確實好。他是一個有思想的人,他當時說“一百個齊白石抵不上一個魯迅”,是從一個角度來談的。他不是從綜合角度來談,魯迅是從當時對中國社會發言這個角度來講的,魯迅比較關心的是中國的國民性,齊白石畫的是蟲、鳥、菜、花卉,但是你能看出齊白石對中國社會的推進,這是歷史里面的一個很重要的東西,如思想歷史上評價陶淵明一樣。陶淵明的《桃花源記》是一種人生理想,魯迅對社會發言,是人生另一極的表現。他倆表現的情況不一樣。吳冠中恐怕是有前因后果來說這個話的,像他講“筆墨等于零”,其實他也知道筆墨重要,這是矯枉過正了,必須說些狠話才能引起重視。不能單獨地把他的一句話拿出來看,我估計吳冠中的性格和魯迅的性格還有相同的地方。我看歷史上好多畫家都是大師級的人物,互相整天吵架。
        ●問:這十幾年來寫字成為你非常重要的收入來源,而且還是生活的一部分?
        ●賈:對,我本身有這個興趣,只是以前沒有開發。如果當時不專門搞寫作,或許我也專門搞書畫了。我在年輕的時候就喜歡寫字。我雖然不具體臨寫,但我以前寫的字比較多,我是用鋼筆、工具筆,我對字的結構理解得肯定比別人還深一些。因為天天都在寫幾千字,對字的結構,字的組合,筆畫的組合、搭配,在這方面我無意中下過好多功夫。實際上,像古人寫字,留下來的這些名家,都是他的那個生活環境、性格、際遇、命運,形成他的那一套東西。所以我一直在強調要有原創性的東西。字體能看出人的生命狀態
        ●問:從氣來講,你的小說和字畫里面為什么老有一種禪的味道?
        ●賈:我比較安靜,比較沉穩一些,就有力量一些。所以,我的字越放大越好看,小了反而寫不好。但是,安靜也是佛里面講究的一個東西。所以,各種字體能夠看出這人當時的生命狀態,所處的環境,包括弘一法師寫的字,很安詳,是寫經文,必然就不一樣。像顏真卿是當大官的,寫字有很恢弘的氣象。所以人說:文如其字,字如其人。我沒見過人,我把你的字一看就知道你這個人富貴不富貴,當然富貴和窮酸不影響藝術的大小,但是當中能看到是一個什么樣的命運,性格怎么樣也能看的出。
        ●問:所謂五十而知天命,你現在相信自己的天命嗎?
        ●賈:最后不相信也沒辦法,也得相信。人到五十以后,我就說:一切都是神來安排了。實際上,從科學的角度來講,一到這個時候,你的河流必然形成一個大流,有了一個大的趨勢。你能流多大,能流多遠,現在積這么多的水,將來肯定能流得更遠些。你到五十來歲,水只有這么點,那肯定流一點就干枯了。所以,能把握這種往前發展的趨勢,就是知天命了,實際上就是知道能量有多大,還能創造些啥東西,心里有一個榜樣了。(感謝張鑒宇先生的熱情幫助,韋吉海對本文亦有貢獻)

      [返回][ ][關閉]
      網友熱評
      我要評論 (文明上網 共建和諧) 須知:
      姓名: 驗證碼:
      ·尊重網上道德,遵守《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;
      ·所有評論僅代表個人觀點,審核后方可顯示評論內容,僅限80個漢字。

      本站文章部分內容轉載自互聯網,供讀者交流和學習,如有涉及版權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
      以便更正或刪除。感謝所有提供信息材料的網站,并歡迎各類媒體與我們進行文章共享合作。

      書畫名家
      天津 王春景
      北京 方人也
      天津 張景源
      北京 蕭寬
      天津 王朝暉
      天津 辛宇凌
      福建 鐘聲
      河北 張運謙
      北京 倪新芳
      北京 王志華
      談畫論道
      ·從畫中看潘天壽的承與變
      ·中國傳統文化思想對書法藝術的影
      ·方人也:典雅出塵繪青花
      ·火爆的藝術市場緣何難產頂級藏家
      ·方人也:墨色交融,與古為新
      ·中國畫走向世界的三重困境
      ·古人畫山水畫的原因
      ·客廳適合掛九魚荷花圖
      ·古今畫紙上馬的變化
      ·賈平凹:對字畫繁榮不應沾沾自喜
      ·山水畫發展的多元思考
      ·讓中國書法從玄學與神學中走出來
      ·書畫家的潤格由誰來定?
      ·李明君:談中國的繪畫傳承及繪畫
      ·沈 鵬:從逸格、觀韻說起 序《黃
      ·中國畫要有中國的藝術境界
      ·"蒙娜麗莎"為何是杰作?藝術家:顛
      ·藝術熱潮背后的“過度消費”令人
      ·品讀中國畫:欣賞是一種文化認同
      ·何家英藝術的啟示:藝術悟性中美


      | 會員注冊 | 會員中心 | 關于我們 | 書畫服務 | 友情鏈接 | 幫助信息 | 本站特邀藝術顧問 |
      Email:applemedia@126.com Tel/Fax:022-59210163 Mobi:l562O8567OO QQ:52104973 津ICP備11004543號-8
      CopyRight 2012 www.3hunio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D BY:AppleMedia
      版權所有:天津蘋果廣告傳媒中心
      欧美图区清纯亚洲